.630shu.co,最快更新路人男主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

傍晚时分,妹红终于回来了,并且带回来一个天大的,坏消息!

“我打听到今天有五个人去见了辉夜,而且他们五个人回去之后都开始大肆收集各种药材。”

和武也记忆里的故事一样,五个人分别是藤原不比等,石上麻吕,安倍御主人,比丹真人,大伴御行。

也就是分别是《竹取物语》描述的五个求婚者,车持皇子,石上麻吕足,阿部御主人,石作皇子,大伴大纳言。

命运的力量果然强悍如斯,尽管有着武也和妹红这个两个意外因素的介入,大势仍旧随着原本的轨迹运转着。

妹红的效率很高,短短半天的时间里,她就把辉夜分别交给五个来探望的人的药材清单都拿到手了,并且还做了比对。

“这次辉夜是认真的,”妹红一脸沉重地说道:“我看过单子了,她让五个人去收集的药材中,重复的都是些名贵但不稀有的,其余珍奇的药材都没有重样的!”

“妹红,是说,辉夜在借他们五个人的力量,收集药材?”

在武也说出这个结论,两人都愣住了。

“辉夜收集药材做什么?”

“难道是,蓬莱之药?”

麻花辫少女的夏日回想

妹红的猜测让武也微微一怔,随即便摇摇头道:“应该不是吧,我听辉夜说过,她就是因为在月之都制造蓬莱之药才被放逐的,没理由在地上闲着没事干再做一份吧?”

“……也对。”

妹红认同了武也的说法,两人又一次陷入了无尽的疑惑中,然而谁都没有想到的是,他们距离真相只有一步了。

……

夜深人静,院子里的灯火早就熄灭了,然而辉夜却还是一身正装,静静地坐在窗边,仰望着那一轮美丽却遥远的圆月。

忽然之间,天空的月亮毫无征兆泛起了一丝波澜,像是水中的倒影一般开始变得不真实起来,见到此景,辉夜开心地笑了。

“永琳。”

她欣喜地呼唤着这个名字,不多时,白发灰瞳的月之使者八意永琳降临了,她乘着清风从夜空中踏步而来,轻轻地落在院子的她,看到辉夜的笑脸,同样也笑了。

“公主殿下,我来晚了。”

辉夜摇摇头,上前拉住八意永琳的手,久久无言,两人都沉浸在这重逢的喜悦中。

紧靠在一起的两人直到平静的夜风再度扬起之时,才依依不舍地放开彼此,压下心中的激荡,辉夜扬起头问道:“永琳,那个东西带来了吗?”

“是的。”永琳点点头,然后从身后变魔术一般取出一个包裹交到辉夜手中道:“我们所制造失败的那半份的蓬莱之药,就在这里。”

说着,永琳有些担忧地望着辉夜说道:“但是,公主殿下,您要这个做什么?半成品的蓬莱之药根本没有作用。”

“嘻嘻。”辉夜故作神秘地拉着永琳进了屋内,然后取出了五张绢帛交给了她。

“这是……”永琳眯起眼扫了一遍之后,愣了愣道:“这些不是制造蓬莱之药的材料吗?公主殿下这是要……?”

辉夜踮起脚,贴在永琳的耳边轻声道:“永琳,妾身决定再制造一份蓬莱之药。”

“什么!”

听到辉夜的话,永琳惊骇地变了脸色,她不无担忧地紧握着辉夜的手问道:“公主殿下您不是已经吞服过蓬莱之药的吗?为什么还要再做一份?”

在月之都之时,永琳和辉夜已经尝试制作蓬莱之药,结果两份药材一份成功一份失败了,制成的蓬莱之药被辉夜吃掉了,所以永琳很不理解,为什么她还要再做一份。

“蓬莱之药是可以完消除生与死的界限的宝物,不论对于任何存在都是如此。”

辉夜的回答有些莫名其妙,但是永琳隐约在对方的脸上看到的一丝扭曲却让她微微一愣。

“呐,拜托啦,永琳,帮帮妾身吧。”

辉夜用期待的目光望着永琳,同时用腻腻的声音扯着永琳的手开始撒娇,这让永琳眼中的一抹奇怪很快变成了无奈的宠溺。

永琳曾经和辉夜一起制造蓬莱之药,但是最后只有辉夜受到了惩罚,这让她一度很愧疚,更何况辉夜还有一层特别的“身世”在,永琳很难拒绝辉夜的请求。

只不过心软是一回事,现实又是另一回事了。

“公主殿下,制造蓬莱之药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永琳苦笑道:“就算您可以集齐所有的‘辅药’,但是您忘了吗?‘主药’才是蓬莱之药的关键啊。”

“我知道,”辉夜的目光没有丝毫动摇,她毫不在意地道:“制造蓬莱之药的‘主药’是生命力,庞大的生命力,恐怕就算把这片土地上所有人都杀死也收集不够吧。”

“公主殿下……”

永琳的眼神突然有一瞬间的呆滞,看向辉夜的目光有些复杂,她的公主殿下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所以妾身才要把这个带来啊。”

没有注意到永琳表情中细微的变化,辉夜自顾自地打开了刚刚永琳交给自己的那装着半份蓬莱之药的包裹。

“忘了吗?永琳,在月之都我们也没有那样庞大的生命力,但是我们却找到了可以替代它的东西……”

辉夜打开的包裹中只有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然而辉夜打开它后,里面躺着的却并不是药,而是一个精巧的高脚杯。

辉夜小心翼翼地将她捧起,眼底的渴望再也掩藏不住了:

“曾经在这片大地上收割了无数灵魂的这个罪恶之杯,歌颂生者罪业的最高赞礼,将永恒与死亡并列的大罪之器。”

“暴食!!”

看到辉夜拿出的东西的时,永琳的脸上的疑惑和担忧都消失了,留下的只有无尽的恐惧和惊骇。

而此刻她也终于看清了辉夜脸上的表情,那不是一种因为得到而感到满足的快乐,也不是祈求的愿望得到实现的卑微。

辉夜眼中闪动的狂热是仿佛一种火焰,似乎要把自己都燃尽一般。

她的脸颊流露出病态的潮红,抚摸着手中的暴食的大罪之器比起欣赏着自己珍爱之物的收藏家来说,反倒更像是对金钱流露出渴望的赌徒!

现在永琳终于明白了,她毫不犹豫地抽身退后,长弓搭箭对准了面前的辉夜,眼中毫不掩饰地流露出冰冷的杀意:

“这家伙,不是公主殿下!到底是谁!!”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