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盯着湖心岛上,那道娇小玲珑的女人。

有很多人,并不知道黑獠军的军长,居然是这么一位女子。

她往常所穿的黑獠甲,其实颇为宽大,她再稍稍施展一下古荒宗的体魄秘术,令骨架变幻一番,使得她展现出来的形象,要比成年男子看着都威猛。

此刻,黑獠甲碎裂,以本体形态显现的她,让人很意外。

甚至于,有一些追随她多年的黑獠军战士,同样一脸讶然。

好在,他们都认得沈飞晴脸上佩戴的熟悉面具,识得从沈飞晴身上散逸出来的气息。

知道那体态娇小的女人,便是以铁血无情著称的,他们的顶头上司。

“前,前辈。”

星月宗的柳莺,不再吃食火晶柿子,瞪大眼,看着沈飞晴,一只手按在腰间,摸着一块银灿灿的剔透石头。

那块石头,便是缩小千万倍的陨落星眸。

柳莺万没有想到,重伤之后的沈飞晴,竟然在反噬力即将爆发前,不顾一切地在她和虞渊旁降临。

看着眼前的沈飞晴,她首次生出不安感。

蓝色毛衣纯真16岁美少女图片

她出自柳家,年幼时在神威帝国待了很久,深知眼前的军长大人,满手血腥,不知道明里暗里,在神威帝国杀了多少人。

她可知道,这具娇小玲珑的躯体内,蕴藏着何等恐怖的能量。

即便是此刻,沈飞晴明显受了伤,消耗极大,她闭目感应,都觉得站在她身旁的,并不是一个人。

而是一座就要汹涌爆发的火山!

从沈飞晴体内传来的气血动荡,令她穴窍内的星能,都自发运作。

一层层如光膜的星能,在她四肢百骸内流转而出,将她的血肉筋骨,都给紧紧护住。

“古荒空界真诀,当真是厉害。”

虞渊行礼过后,见沈飞晴没有答话,心神也是猛然一震。

上一世的他,由于没有踏入修行之路,天魂的感知不足,遇到那些气血内敛的,擅长体魄之术的大修行者,感触不深。

可如今的他,因“慧极锻魂术”的苦修,天魂感应很敏锐。

和沈飞晴相隔很近的他,在其呼吸吐纳,调整着气血时,他仿佛看到沈飞晴皮层下的骨骼,盘踞着千万条纤毫般的蛟龙。

那些,皆是纯净至极的气血和魂念。

沈飞晴呼吸之间,一条条纤细如丝的气血,在皮肉底下,宛如纵横交织的神虹。

其绽裂的皮肉,肌肉纤维,就在这短短时间内,便被千万条气

血精华缝补着愈合。

所谓的伤创,对沈飞晴这个级别的强者而言,只要气血不衰竭,都能迅速恢复。

此自愈能力,怕是比起修炼魔决的修行者,还有以强横著称的大妖,都不遑多让。

“你好。”

沈飞晴狰狞面具下的嘴巴,蠕动了一下,吐出了两字。

声音,沙哑而深沉。

如果不是看到她的体态,单听声音,绝对以为这是一个男的。

虞渊神sè错愕,不知道她是以秘法,刻意发出的这种声音,还是天生如此,“咳咳,那个前辈……”

“不用多说了。”沈飞晴忽然坐下。

虞渊摸了摸鼻子,讪讪一笑,便不再多说。

他知道沈飞晴等什么。

天上,银霜苍龙骨骼噼啪作响,巨大的龙身收缩着,再次凝为银sè龙鳞覆盖身的女子。

她虚空站着,低着头,深深望着沈飞晴。

雷云漂浮在附近,那一团碎冰形成的光球,也在高空静止。

并没有第一时间降落,没有杀入湖心岛,和沈飞晴要立即分出生死的意思。

“古荒空界真诀”的弊端,兴许会在下一个瞬间爆发,在那个时候,沈飞晴会突然重创,处于最虚弱的状态。

他们都在等待那一刻是到来。

而现在,端坐在地的沈飞晴,犹有战力。

此刻的沈飞晴,自己应该也是感应出,反噬力即将出现,如果选择在此刻下手,沈飞晴自知必死,或许会选择玉石俱焚。

没有人,想和沈飞晴于同归于尽。

他们筹谋那么久,鏖战那么久,想要的也不是沈飞晴死。

“呼!”

鎏金宝船终于飞逝而来,避过银霜苍龙,还有那一片雷云,和那团碎冰光球,在另外一侧缓缓停住。

魏无疆和汪金鳞两人,依然并肩站在船头,探头探脑地掌握着。

两人并没有讲话,只是冲着雷云,还有那一团碎冰光球,悄悄行礼。

对银霜苍龙,他们并没有应有的尊重,而是视而不见。

他们是雷宗和灵虚宗的人,是浩漭天地人族的宗门人士,在天源大陆接受的洗礼,让他们有天然优越感。

龙族,早已势弱,连妖族都不如。

——自然不配被他们隆重对待。

两人行礼后,惊讶的目光,就落在了湖心岛内,和沈飞晴待在一块儿的虞渊,还有柳莺的身上。

他们很好奇,柳莺怎么和

虞渊一道儿?

柳莺这时候,也觉得尴尬万分,看看虞渊,再看看沈飞晴,还有脚下一地的柿子皮,有心想要撇清干系,又觉得太做作。

她是星月宗的人,她驾驭着陨落星眸,就是要盯着沈飞晴。

她压根想不到,即将因“古荒空界真诀”而反噬重创的这位凶名远扬的军长大人,竟在湖心岛显现。

“难道……”

苏向天身旁,太渊宗的杨隐泉,眉梢一动,忽然眼睛明亮,“秘境之门,莫不成就在湖心岛?”

杨隐泉轻声呢喃,如天雷般,令所有听到的人心神大震。

一道道视线,骤然变得炽热。

“秘境之门!”

汪金鳞深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得身的毛细孔,都激动的颤栗。

魏无疆的眼睛,也变得明亮至极,说道“应该错不了,她选择这湖中小岛,肯定是有深意的。”

“虞渊!”

寒y宗的柳渭,和雷宗的雷枭,带着两个宗门子弟,也终于围了过来。

湖泊旁,那位黑獠军人熊般的将士,嗜血的眼眸,冷冷看了他们一眼。

两人已不再畏惧。

头上的那片雷云,还有那碎片形成的光球,那艘鎏金宝船,都是他们的靠山。

被喊了名称的虞渊,咧开嘴,灿然一笑,对柳渭和雷枭说,“很好,赶着来送死的人,越多越好。”

这句话一出,湖泊很多人的脸sè,都变了。

苏向天、苏妍,太渊宗的杨隐泉,柳渭和雷枭,包括鎏金宝船上的人,都在迷惑后,脸sè渐渐怪异。

其中,就有灵虚宗的汪金鳞,“这个叫虞渊的小子,是什么人?”

先前陨落星眸上,他和柳莺谈话时,压根就没有在意虞渊。

让柳莺赶人,柳莺也照做了,他就没放在心上。

他倒是没想到,还能在湖心岛再见虞渊,而且虞渊又是和柳莺一道儿。

“很麻烦的一个家伙。”魏无疆故意这么说,“有点来头,家族在暗月城,运气不凡,且很有点手段。”

汪金鳞哑然失笑,“暗月城?”

虞渊也笑了,“灵虚宗?”

汪金鳞神sè一沉。

虞渊哈哈大笑,朝着鎏金宝船的他,勾了勾手指头,“够胆就下来。”

说完这句话,还对苏妍,眨了眨眼睛。

仿佛要告诉苏妍,他会如其所愿,杀了汪金鳞。

……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