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喝完粥后,他们往回走。

如果不是因为赫连兰若现在卸下了赫连集团的重担,像现在这样悠闲地逛着街,她都不敢想象,而且理智上她也不觉得赫连兰若会一直闲下去。也是因为这样,她更珍惜现在悠闲的时光。

“周末有什么安排?”回去的路上,赫连兰若问道。

“我跟苏靖约了。”楚辞应道,转头看向赫连兰若,“怎么?也想约我吗?”

“提前预约一下,行程太满了,临时约,我怕约不到。”赫连兰若笑道。

楚辞看着赫连兰若笑得更灿烂了。

这句话应该是她来说,现在却是从赫连兰若的嘴里说出,总有一种滑稽的感觉。

“我跟苏靖约了周六一起看电影吃饭,如果到时候有空的话,可以请我们吃晚饭。”楚辞应道。

“好,星期六晚上我们一起请苏小姐吃晚饭,星期天如果没事,我们一起出门。”

“要去哪里?”楚辞问道。

“郊游一天。”

眼镜萌娃粉艳动人

“好啊!”楚辞想了一下,点了点头。

反正她也有一段时间没有出去散散心了,跟赫连兰若一起去郊游正好,不会太累,还能放松心情。

赫连兰若送楚辞回公寓后,就回去了。

回到赫连家后,赫连兰若没有直接回竹园,而是朝着主屋走去,母亲让他回家后,找一下她。

到了主屋,管家说母亲在茶室里,赫连兰若就直接去茶室找她。

母亲平时最大的喜好就是饮茶,对茶也颇有研究。

“妈——”赫连兰若进了茶室,打着招呼。

“回来啦!”李怀玉抬眸看向儿子并应道,给儿子倒了一杯白开水。

“刚回来。”赫连兰若在对面坐了下来。

“爸最近身体越来越不好了。”李怀玉迟疑了一下应道。

“苏医生怎么说?”赫连兰若问道。

“怕爸撑不到过年。”

赫连兰若脸色一怔,

“之前苏医生不是说爸身体有好转吗?”

“之前是有好转,最近一次检查结果却是完全相反。”李怀玉轻叹了一口气,“爸不让我跟们说,怕们担心。。”

“我明天跟苏医生联系一下,看要办理住院,还是请医生。”

李怀玉摇了摇头,

“爸不想再折腾了,我也想让爸最后的日子过得轻松一点。

我今天是有一件事想跟们兄弟商量一下,本来是叫上兰翊一起,但他今天有重要应酬,会晚点回来,我就先跟说了。爸生日快到了,今年也正好是爸六十大寿,我就想着给爸办个寿宴,冲冲喜,爸心情好了,病情或许也会有所缓解。”李怀玉说道。

“好,我这边没问题。”赫连兰若应道。

“兰翊应该也不会有意见,现在兰翊要负责赫连集团,爸做寿这件事,就由来统筹了,可以吗?”

“可以。”赫连兰若答应着。

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赫连兰翊那边,李怀玉回头再跟他说。

赫连兰若从主屋回到竹园,春意看到他回来了,起身打着招呼。

“春意,以后我晚回来,不用等门了,早点休息。”赫连兰若交代到。

“好的。”春意答应着。

事实上,除非超过十二点,不然她一般都会等大少爷回竹园后,再回去休息。

就怕自己先回去休息了,大少爷回来有什么事情要交代,她不在。

赫连兰若上楼去了,春意转身去帮大少爷冲牛奶。

等她做完这些事情后,才回去休息。

赫连兰若洗完澡后,站在卧室的落地窗前,想起以前的事情。

那时候爷爷还在,叔叔一家没有搬出去,兰翊没有出事,父亲也还健康,他们家是个大家庭,也不涉及财产问题,一家人其乐融融的。

他们几乎每周都会抽一天的时间一家人聚会,什么都聊,天马行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温馨的场面,不复存在了。

应该是从爷爷离世,遗嘱公布以后。

赫连兰若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很多美好的东西,一旦涉及到利益,就会变样。

如果爷爷还在世,也不会希望看到现在的场面。

如果爷爷直接将股权均分给父亲和叔叔,如果……

如果是如此平和的发展,他也不会遇到楚辞。

有太多如果了,但现实就是现实,并不会因为假设而改变。

赫连兰若拿过遥控,合上了窗帘,阻止自己再想下去。

赫连兰翊之前问他是不是对楚辞一见钟情,才会同意那门近乎荒唐的婚事?

他不是对楚辞一见钟情,当时他已经很疲惫了,身体和精神各方面状况都不理想,再加上母亲一再的催促,他见了楚辞一面,谈不上喜欢,但也不讨厌,最后还是同意了。

冥冥之中已经注定了很多事情,有时候并不是他选择了什么,而是命运选择了他们。

知道了父亲的病情恶化后,第二天,赫连兰若约见了父亲的主治医生苏医生。全面了解父亲的病情以及治疗方案,不管怎么样,他还是希望父亲能够得到有效的救治,作为儿子,他没有办法坦然的选择放弃。

下午,赫连兰若推着父亲去散步。

回来后,天气好的时候,他也经常推着父亲去散步。

只是在此之前,他一直以为父亲会慢慢好起来,甚至在他做手术之前,从苏医生那边了解到的也是父亲的病情有所改善,现在突然知道父亲可能熬不过今年,一时难以接受。

“兰若,都知道了?”相对于赫连兰若情绪的低迷,赫连城却很看得开,微笑着问道。

“嗯。”赫连兰若应了一声。

“早晚的事情,也不用太过伤感。”赫连城反过来安抚着儿子。

赫连兰若没有说什么。

他知道人早晚是要死的,但早和晚还是有本质的区别。

“爸,苏医生说,美国那边——”

“我不想折腾了,这些年我也累了,现在就想多过几天舒坦的日子就心满意足了。千万不要再帮我折腾了。”赫连城举起手来阻止到。

赫连兰若没有说什么,他想劝父亲继续接受治疗,但到底说不出口,他很清楚那是一个痛苦的过程,而且未必就有好的结果。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