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 有些错误, 是你明知道, 却无法改正的。

就像卡法军部一样。

军人承担起了整个卡法的社会关系,他们才是被牢牢禁锢在百年战乱中无法逃离的人。

他们不能动摇,不能改变。

假使你去悔改, 可能会让更多人失去更多的东西。所以哪怕明知道自己愧对着这些士兵,却依旧保持着这样病态的关系。

但是, 就像一座从底部开始倾斜的高塔一样, 不断向上,一点细微的偏斜,都会给基层带去莫大的压力和负担, 直到崩塌的一天。

这次格伦军的切入,直接引爆了卡法数百年的积怨。从上到下彻底的推翻了摇摇欲坠的社会, 反而让他们有机会去根治卡法那腐朽的根部。

重新开始比继续向前更有难度, 在他们踯躅不下的时候,现实帮助他们做了选择。

现在一无所有了, 还有什么好害怕的?

集会开到一半, 后面都是关于他们卡法之间的亲切问询和内部交流, 训练兵们就直接撤出来了。

他们走到重新装满的贩卖机旁边,先买点吃的, 垫垫肚子。

“太贵了。价格都翻了十几倍了。”连胜往里面投币的时候就不住唏嘘道, “也不是没钱, 但总有种被坑了的感觉。”

纯真温雅的轻纱风采

赵卓荦说:“过段时间应该会降回去, 现在主要是这边的生产线还没完善起来。”

连胜叹了口气, 点了个披萨,选择加热。然后蹲在旁边等着。

价格会降她当然是知道的。

卡法的土壤比三十六区好太多了,已经开出不少可用农田。而且农作物的种子也是经过不断择优进化,完全可以在这个地方扎根。

科研一直在进行,想要建设的时候,有足够的材料就可以了。

战后重建一直在火热进行,半个多月里众人连个休息喘息的机会都没有。这时候就安心的坐下来休息偷懒片刻。

程泽木着脸,指向前方道:“前面那条街,都是我建的。”

“哈哈哈!”张策笑道,“连胜说,卡法整个国都是她谈判下来的!”

众人:“……”服气服气。

方见尘:“好想在这边的路上刻上自己的名字,证明我存在过。”

连胜偏过头,惊道:“你们没刻吗?!”

“……”众人一个激灵,“卧靠?”

连胜:“哦我也没刻。”

众人:“……”

方见尘:“去你的!”

鲁明远说:“真的是大不相同了。”

他还存在这边的图片,对比重合一看,简直是焕然一新。

季班感慨道:“变化好快啊。”

赵卓荦从连胜那里分到了一块披萨,他拿在手里,说道:“有时候我想,战争也是有点好处的。可是这个事实本身就有点可笑。”

难道真的只有牺牲才能让人学会成长跟珍惜吗?后悔跟恐惧才是鞭策人向前的动力吗?那这个世界也太可悲了。

连胜咬着手里的披萨说:“如果没有好处,谁会去发动战争?”

赵卓荦:“我不是指发动战争的目的,而是被动的另一方……如果姑且可以称之为好处的话。”

“也不算啊。无论是三十六区还是卡法的事情,人民所扮演的角色都有点尴尬。”连胜说,“你说他们被动吧,其实是欲拒还迎。你说这结果是意外吧,其实是他们梦寐以求。”

仔细一想,确实是这么一回事儿。

连胜拍了拍手,又过去买水,说道:“历史是很有意思的。各个国家的倒退、变革、牺牲、重生,都是在战争中实现的。与其去想,只有战争过后人们才会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这种悲观的看法。不如相信,哪怕是在战争和悲剧之中,人类也始终在挣扎着前行,忍着伤痛依旧没有倒下,不是好很多吗?”

众人齐齐“喔”了一声。

鲁明远竖起大拇指:“专业毒鸡汤的贩卖者!”

连胜淡淡道:“我只说事实而已。”

他们一群人拥挤的占据在贩卖机前面吃了点心,觉得胃部满足了不少。最近真的是太容易饿了,毕竟体力消耗过大。

忽然一阵热风刮来,众人闭起眼睛,难受的皱着脸。背过身扯着衣摆开始狂嚎。

年轻气盛的小伙子们,原本就很怕热,卡法的白天,真是没活路了。

众人看着阴影外面被太阳晒得发烫的石板,很想把自己身上的外套给脱了。

他们过来围观集会,特意穿的正式,里面短衫外面长袖外套,此刻简直要疯。

季班说:“我们还是回去吧,太阳太热了。”

连胜捏着水杯道:“走,去蒂纳家。”

蒂纳一家重新分配的住址,在城区中间,临近一个庞大的福利院区。

卡法的军人们,不久之后就会离开卡法,前往联盟进行短期素质测试。测试成绩优秀的话,可以选择再教育和培训专业,或许就不会回来了。

今天下午卡法军部会全体放假,居民们得知消息后,就暂借了福利院的场地,准备一顿晚饭,用来给他们饯别,同时表示先前的感激跟愧疚。

连胜等人中途抽身,先行赶往蒂纳家。等他们到的时候,才听说康奈尔和哈里,已经坐在空调房里吃上了。

程泽惊道:“你们怎么在这里?”

哈里拿着勺子道:“吃饭啊,你们不也来吃饭吗?”

连胜拉开椅子,在对面坐下:“你们没去集会?不也进去哭一场?”

“哭什么?我们没什么好哭的。”哈里咬着勺子,打了个激灵说:“无法想象!”

连胜:“那你也不应该缺席,这么重要的场合呢。虽然卡法军部被接管了,但是将军还是可以说得上话的。”

程泽点头:“你去了他未必记得住你,你不去他肯定能记住你。”

哈里耸肩说:“他们要重新考核,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是终生服役啊。”

方见尘“咦”了一声:“以后也是?不可能的,联盟没有终生服役的规则。”

哈里无辜道:“我不知道啊。”

众人看他还懵懵的,对未来一点认知跟规划都没有。

不过确实也是,他的一生接触最多的大概就是战争,对外部的信息了解相当匮乏,更别说去适应了,恐怕连方向也没有。

众人看着这两位比自己年纪还要小的战士,忽然见升起一股强烈的责任感。

“你可以去读书认字了!”季班拍了下手说,“还有你想学赚钱吗?我教你拼装机甲啊!”

“拼装机甲不是平民可以进入的领域,你会带偏他的季班同学!”一男生伸出手蛊惑道,“开个机甲培训班吧?我帮你拉人。一小时九九八!”

同伴骂道:“可去你的!”

康奈尔用他的小勺戳着盘子里的布丁,这是他第一次吃甜品。抬起头的时候,就发现连胜正在看着他,于是一勺干脆的从中间切了开来。

连胜:“别说了。也许他们根本就不想离开卡法呢?”

众人起哄的声音忽然一顿,不解道:“为什么?”

哈里看向康奈尔,脸上笑容慢慢收了回去,又冷淡说道:“其实留在卡法挺好的,我们也没什么需要用钱的地方。”

众人又说:“没关系,留在卡法也可以迎接新生活啊,好像这个世界哪里没有网络一样!”

桌上摆的全是甜品,连胜看颜色挑了一个出来。还没动手吃,光脑又响起来了。

连胜拿起来一看,发现是军部同僚的账号。对方提示道:“有人找你,周师韧。”

连胜默默放下刀叉起身出去。穿过楼梯,走到天台上,确认了这边没有人,才用内部通讯给对方拨过去。

百米飞刀正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抬头看见她就开始热烈鼓掌。

百米飞刀说:“可以啊,名声都响彻十二区了啊。外交环境都打通了,比我们远征军还要六。”

连胜靠在墙上:“谢谢夸奖。”

百米飞刀说:“我就是来告诉你……你升职了!升的比我还快!”

连胜哼哼道:“不值一提。”

百米飞刀嫉妒的“啧”了一声。

“先继续留在卡法发光发热吧,凑个一年,添点履历。”百米飞刀贴到桌上,佯装小声道:“卡法的机甲有很多,而且,现在都被远征军接手了。那些都是装备齐全的作战型机甲,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连胜愣了一下,问道:“可是,这种杀伤性的武器,不是会严格管制吗?我一个训练兵能摸得到?”

百米飞刀不以为意说:“三军嘛,你将来进哪个军还没确定,多跟他们打打交道,搞搞关系,总有各种各样需要调试机甲啊,练手啊,测试机甲性能,诸如此类的机会啊。大家都是老实人,肯定坑不过你的套路啊。”

连胜:“……”

她姑且就当夸她聪明了。

连胜找了个阴影处盘腿坐下,靠在背后的墙上,问道。“卡法的士兵们会怎么安置?”

百米飞刀说:“就知道你会问了,我也很头疼。”

卡法的士兵,有两种。

一是普通的四年服役兵,这是所有成年男人都必须要服的兵役,这群人还挺好安排,按照测试结果和自主选择,确认转业或深造,抑或是领取补贴直接退役。对于这些人,联盟会尽量善待。

现在卡法缺少大量的人力,除却卡法,还有毗邻的小可怜三十六区。城区重建需要各种各样的人手,而且绝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业。想转业的,都可以塞进需要的岗位里。

他们的童年是和普通平民一起渡过的,没有什么社会交流跟融入问题。

总之不管做出什么选择,联盟都不必担心。

可是,终生服役的部分士兵就比较难办了。

连胜一直很好奇,究竟为什么会选择让他们终生服役?他们并不像是那么恐怖的人。

“暂定是强制进行再教育和测试。后期也会生活在联盟的监督管制下。如果没有出现暴力问题,会逐步选择放松看管。”百米飞刀摸着眉毛道,“当然如果他们要选择继续服役军部,当然是最好的。凭借他们的实力,后期应该能有很好的发展。联盟跟格伦之间的关系现在还不明朗,他们的加入可以充当非常重要的战力……”

连胜听他这样说就知道没戏:“可是?”

“唉,可是初步跟他们聊过之后,他们对战争不是那么热衷,有些微的精神创伤跟抵触。我们表示愿意支付比卡法更优渥的条件跟保证,他们依旧不是非常乐意。大部分想安定一点吧,毕竟凭借他们目前的战功,已经可以领取到不错的补贴了。”

他们已经脱离卡法了,短期内又有足够的生活来源。对于为比较陌生的联盟而战,再次走上噩梦般的战场,估计没什么兴趣。

能摆脱终生服役的限制,就算是长期处于监管,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何况他们在卡法,已经习惯了这种事情。

百米飞刀说:“卡法有着许多的机甲兵们。甚至汇聚了堪与整个联盟比肩的人数。我们确实很眼红,不过,根据体检反馈的数据,他们确实不大适合再驾驶机甲。”

他翻动着手里的资料,因为数据的保密性,使用的还是纸质文件封存。

百米飞刀说:“他们大部分有着旧伤堆积的顽疾,身体承受机甲的压力,做出高难度的动作,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为了保证发挥,长期使用激素和止痛剂。按照医生的建议来看,应该退役。”

连胜垂下眼。

他们都还很年轻,但身上的伤痛可能再也没有恢复的可能了。今后可能要带着那股隐痛,和对战争的回忆渡过他们还很漫长的人生。

能在比他们年轻的时候,就达到他们到不了的水准,当然透支了身体强度。

连胜问:“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们究竟是什么人?”

“哪里都有的吧,哪个年代都有的。”百米飞刀说,“在劳力不够的情况下,他们会选择强壮又有潜力的犯人,以赦免或自由活动为代价,进行征用。”

百米飞刀两手背在脖子后面,长长吐出一口气道:“这些人或多或少有一些暴力倾向,从事实来说,监管也很不方便。而且他们现在很丧啊,一点对生活的热情都没有。就想着吃、睡。这样对身体也不好,我们总不能不管。”

连胜皱眉道:“等等,那些少年兵你跟我说是犯人?几岁犯了什么罪?”

百米飞刀肯定的朝她点了点头。

“卡法的律法跟联盟有很大的不一样,这个和国情有关系,安定地方也会有奇葩的律法。但是卡法这边吧,很乱,为了稳定社会秩序,对于入室抢劫、聚众斗殴、扰乱社会安定之类的惩罚,非常严重。”百米飞刀说,“而且他们认为,即便是未成年人犯罪,也应该承担响应的责罚。有监管人就由监管人代罚,没有的就按照罪行大小,先管后教,或直接进行劳务服役管教。”

连胜:“战乱下的孤儿应该不少吧,那么偷窃行为应该不少。”

百米飞刀点头。

“不过,卡法军部已经给所有的士兵彻底销案了,他们究竟都有什么过去,现在我们也不知道。只有一份服役已经到期的名单。大概这是卡法最后想给他们的补偿吧。”百米飞刀说,“他们究竟做错了什么事,是不是值得承受那么严重的责罚。亦或者是,他们对别人造成了多大的伤害,是不是应该有重新开始的机会。这些我们都不知道。我们没有办法掩盖已经对他们造成的伤害。也不能替受到伤害的人去原谅他们。可是,他们也确实为了让更多的人活下去而付出过努力。答应他们的事情,还是会履行的。”

连胜问:“那康奈尔呢?”

“恩……”百米飞刀眯起一只眼,若有所思的看着她道:“他的话嘛……还不知道。从他被制作出来……”

连胜:“嘿,我不是非常喜欢你的用词。”

百米飞刀耸肩:“可事实是,他还没有一个得到承认的正式身份,甚至连是否应该授予人权都还是个争论。他本身的存在就是一个大麻烦。而且,因为基因缺陷,他的正常寿命,只有二十五到三十岁。终生服役,反而是他最好的归宿。”

连胜觉得眼皮一跳,用力眨了下眼:“什么?”

百米飞刀说:“他的五感、力量、智商、细胞活性,都不是普通人可以比的。我不是说他是一个天才,天才都没有他那么全面的能力。他是一个不能曝光的秘密,绝对不能出现第二个。我们也无法给予他任何的宽容。”

连胜抿着唇没有说话。

“卡法军部已经撤出了,从现在开始,你跟着他一起行动,组织顺便交给你一个任务,你懂的。”百米飞刀说,“诶,我说,你应该已经知道他是谁了吧?刚刚跟我聊的挺顺,别说你是在瞎蒙。”

连胜报了个名字。

百米飞刀点头:“那就这样。晚点有什么安排我再告诉你。还有什么想问的没有?”

连胜:“没了。”

百米飞刀挂断了通讯,坐在位置上没有动。随后从文件的最下侧,抽出一张实验数据登记的表格来。

姓名:康奈尔

编号:A36S-709

状态:未正常摧毁

机密:将军级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