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别人和他交流的原因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他筑基中期的修为,这在几乎清一色的筑基后期修为中很显眼,有修二代托关系而来的嫌疑。

而这种不是凭自己本事的修士,是最被人看不起的。

不合群的也并不只他一个,还有几个也散处人群之外,这是天生淡漠,不是把他们拉到热闹的所在就能解决的。

最后一日的晚上,古川把他们聚在一起,说了几个要点,

“百舸争流,比的是个人能力,不是团体力量,所以,在争夺中没必要结伙而行,如果都是这样的话,这项活动的优胜者也就永远脱不了轩辕伽蓝这几家,这不是百舸争流的目的!

眼睛有很多,大家都在看着,我轩辕从不以人数为胜,失败事小,失节事大,切记。

不要有什么顾忌,轩辕的擅长就在杀伐果决,丢了这点,我们和法修根本无法争胜,伽蓝有大修暗中关照,历史上也很少出现意外死亡,所以,率性而为就好。

来者之中,百人有三十七名排行者,不过大都在末位,想来们经过十余日的相处也算是彼此之间有了了解,我在这里要说的是,按照历史经验,那些不在排名的人物中往往更有深藏不露者,不可大意!

交际,也是一种能力,能做到知己知彼,如果索然独处,那就需要有离世孤悬的能力!不要以为我会在活动前給们介绍其他修士的能力,以后行走五环遇到对手,谁会給一一介绍?”

最后一句话是在说娄小乙了,意思是他本来修为就低,还不合群,不去了解对手,没有装赑的能力却在硬装,是为修士大忌,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但娄小乙面皮甚厚,却是完全无所谓。

修士实力也看排名,也不看排名,像这些排在六七八百名的,其实实力已经泄底,最大潜力暂时也就在这里,总有个上限,就像娄小乙的九九九;还有些有能力却低调的修士,他们不屑于虚名,但却可能看中了某个挟势之物,所以,一定有这样的人物混杂其中,这才是真正的对手。

古川的话中,话里话外都有隐隐教训娄小乙之意,这也是他在表达一种不满,就觉的外剑选人太过随意,把好好的机会就让給了这样实力不足者;哪怕知道他也曾经在九九九名待过一届,但这样的成绩在这里根本就不够看,没有任何优势。

偷拍居家18岁少女半熟身体小诱惑

他不可能真正了解这个外剑弟子,外剑筑基数万,没那功夫!

但也可能是一种高明的激将法,但看这弟子精神情绪没有丝毫的波动,古川就知道自己说了等于没说,这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了。

一夜无话,第二日,众人齐聚瀑布前,有伽蓝金丹为大家勉诫,大概都是些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场面话,真正的用意却是随后拿出的六件物事,

一石,一刀,一枝,一珠,一羽,一瓶水……

挟势之物,并不一定就是修士专门制作的法器灵器,制作的反而落了下乘,反而是一些自然非自然形成的势物更为珍贵,

比如,一直在罡风凛烈的高空飞翔的某种大鸟的羽毛,在自然进化中形成的风势;

再比如,某位大修长久静坐感悟,周边环境与之遥相呼应,其中某个物事机缘巧合之下沾染上的势境。

自然而然,方为大道;刻意为之,就像制器画符那样形成了流水线的产品,又能有多少借鉴的意义?

一石,是巍峨之势;一刀,是血战之势;一枝,是生命之势;一羽,是飘风之势;一瓶水,是至柔之势;一珠,这个不知道……

很诱惑的东西,当这六件物事拿出来时,娄小乙都能感觉到周围的修士战意都凛烈了几分,

这是,群体贪婪之势!

瀑布之高为六百余丈,法阵汲水,凭空泄下,呈扇面之形,上端很窄,下端极宽;等到了神谕湖面,已有数百丈宽,这不完全是自然的坠落,而是有法阵在其中控制,使其分散;当初设计的目的更多的考虑只是为了形成一个美丽壮观的扇面天河喷泉,却不是作为修士争胜之用,只不过后来的修士发现有可利用之处,这才有了百舸争流!

百余人分散进入瀑布下,间隔数丈一人,其中那些单枪匹马的中小门派修士当然孤单一个,谈不上帮手,便几个顶级大派的弟子,轩辕,伽蓝,灵葫洞,万景流,这些弟子也很自觉的分散开来,众目睽睽之下,联手做掉对手就没有意义,没人是傻子瞎子。

娄小乙站在其中,感受水压之劲,也并没有想象中的上万斤之巨,大概只有数千斤的冲击之力,对筑基来说很轻松,但他心里很清楚,这是因为水流分散的原因,越往上,压力越沉重,可不会有现在的轻松,

应该穿件水靠之类的东西,修士并不怕水,周身罡气涌动,自然可以做到滴水不沾,但如果在打斗中,在顶流而上中,当法力不济时,自然就会失了这层保护,不成落汤鸡才怪!

当然,没人会穿水靠,更没人有娄小乙的想法,穿条泳裤了事……都是修士,是有身份的人,不是水賊,怎么能赤身-裸-体?没的丢了修者的风度,那可是比胜负更重要的东西。

有金丹一声令下,众修齐齐而动,也不对,也有不动的!

娄小乙就没动,他是个鸡賊的,考虑到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所以是否抢跑就显的不太重要,关键是,场面略显拥挤,现在就随大部队上,会过早的消耗法力!

逆流而上的法力消耗是避免不了的,他想省的是互相之间斗战的法力。

但百人之中,鸡賊耍心眼的可不止他一个,左首一个悠然自得,右首那个面含微笑……娄小乙就很郁闷,这是掉鸡窝了?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三个人都存着同一个心思这不稀奇,稀奇的是他们还站在一起!

古川远远看到,不由的摇了摇头,只这一起步,就能看出这个外剑就完全没有剑修不惧艰难的素质,失败没关系,重要的是不能丢了剑心!

也不知道排行榜是怎么认定的,把这人一度捧了上去?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