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乔子衿的缘故,面对陈文泽的邀请郑劳光也没得考虑,只能选择接受。

再说了,他也想看看,陈文泽找自己到底有什么目的…

“好,你说时间地点。”郑劳光深吸口气缓缓说道:“你知道我的身份,最好找一个人少些、环境相对私密些的地方。”听陈文泽声音比较年轻,郑劳光还真的担心他这方面的经验不太足。

“您放心,地方我都订好了,锦江豪庭的顶楼旋转餐厅,我现在就过去等您,您直接上来就好。”

“陈文泽,你很有自信嘛。”郑劳光玩味的笑了笑。

既然陈文泽敢事先安排好这一切,那就证明他有把握说动自己。

“不是自信,而是我相信缘分。”陈文泽笑呵呵的说道:“我坚信我和郑处是有缘的,所以今天晚上一定能见到。”

“你倒是伶牙俐齿。”郑劳光轻笑一声儿,“好,那咱们待会儿见。”

对于陈文泽的这个安排郑处还是非常满意的,一来锦江豪庭是如今明珠档次最高的地方,其中的顶楼旋转餐厅更是消费极高。

陈文泽选这么个地方,体现出他对自己是非常重视的。其次整个顶楼餐厅的私密性非常的强,最适合这种非公见面,由此也能看出陈文泽确实是花了一番心思的。

晚上6点45,陈文泽站在宽大的落地窗面前静静的发呆。有些烦躁的他想抽颗烟,可陈文泽并不清楚郑劳光是不是也抽烟,如果他不抽烟,自然就讨厌烟味儿,这种小错误是绝对不能犯的…

好在没多久包厢的门儿就被人突然推开,陈文泽转过身快步迎了上去,迎面儿走来的是一名年纪在三十岁左右的男子,身高隐隐比陈文泽还猛些,皮肤白皙,国字脸上写满了威严。

初秋安静午后少女甜美迷人

“您好郑处,很高兴见到您。”陈文泽率先伸出手,郑劳光笑着握住陈文泽的手轻轻的晃了晃。

“都是自己人,今天又是私密场合,文泽你就不要太见外了。”郑劳光脸上带笑,整个人就仿佛太阳般散发着其乐融融的暖光,让人不自觉的想和他亲近。

陈文泽实在想不通,这么一个人物追了莫莉半年多,她怎么就想不通呢?就算莫莉是人间尤物,可郑劳光明显也很优秀,按理说莫莉只要不傻,就不可能拒绝郑劳光的…

这个念头在陈文泽心中一闪即逝,郑劳光和莫莉之间的私事儿陈文泽没什么兴趣,更何况现在的莫莉和自己还有那么一层关系。

“郑处,感谢您把我当自己人。”

陈文泽笑着拉开了主位前的椅子,请郑劳光入座。

服务员开始一道、一道的启着热菜,大约足足过去三分钟,所有的服务人员才是部退了出去。

“文泽,咱们就两个人,你点这么多菜干什么,太浪费了嘛。”郑劳光似是批评般对陈文泽说道:“你是子衿的朋友,那自然就是我的朋友,这么做太见外了。”

“郑处。”陈文泽刚刚开口,就被郑劳光摆摆手径直打断了,很明显并不喜欢这个称呼。

“现在是私人场合,我年长你几岁,你可以喊我声郑哥。”

陈文泽连连点头,“郑哥,虽然咱们是因为乔老师的缘故才能坐到一起,可一码是一码,这是咱们第一次见面,肯定不能慢待了您。”

郑劳光笑了笑没说话。

他还不清楚陈文泽找自己到底有什么用意,看在乔子衿的面子上已经够照顾陈文泽了,接下来郑劳光也绝对不会再轻易表态了。

陈文泽也不提正事儿,拉着郑劳光开始喝酒。酒是好酒,宴是好宴,郑劳光也不客气,推杯换盏的和陈文泽喝了起来。他酒量本身就不错,体制内的大人物们就没有一个酒量差的…

一来二去之间,一斤白酒已经下去了三分之二了。陈文泽把最后的瓶底儿匀出来,起身又开了一个。

郑劳光有些坐不住了。

通过刚刚和陈文泽短暂的接触来看,这个年轻人对于任何的话题都有一番自己的见解,同时酒量也是相当的不错。

隐隐约约的郑劳光都有些错觉。

似乎坐在对面和自己称兄道弟的年轻人根本就不是个刚刚上大一的学生,无论是哪方面的表现,陈文泽都让郑劳光刮目相看!

“文泽,酒喝的差不多了。”

郑劳光就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陈文泽马上就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和这样的人物没必要劝酒,人家说停那就应该马上停。

“都听郑哥的。”

陈文泽说完后放下白酒,顺手拿起了公文包,从里面找出一份手写的合同和一支钢笔,淡定自若的递给了郑劳光。

“这是什么?”郑处长的眉头拧了起来。

“一点儿谢意,感谢郑哥上次对我的提携和帮助。”陈文泽深吸口气,脸色第一次显得极其凝重。

郑劳光皱着眉头接过陈文泽手中的合同翻了翻,大约不到一分钟就是轻轻的放到了桌面上。再看陈文泽的眼光,明显和之前刚刚进来不一样了…

“无功不受禄,上次之所以帮你也是因为子衿,这件事情你应该知道。所以文泽,这百分之十的股份还是收回去吧。”

陈文泽微微一笑,他早就知道郑劳光会这么推。

“郑哥,之前我就和您说过,乔老师是乔老师,您是您,咱们一码归一码。这是我对您的谢意和敬意,与乔老师没有任何的关系。”

郑劳光没说话,抬起头深深的看了陈文泽一眼。

“郑哥,我有信心在五年之内把泽方外贸做到明珠外贸行业前三名。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不会要求您给我提供任何的帮助和特权。”

陈文泽接下来的一句话,更是让郑劳光大吃一惊!

他是有何等的自信,竟然敢当着自己的面儿夸下如此海口,用五年就把一个刚刚成立的外贸公司做到整个明珠行业前三?

“所以,这百分之十的股份,未来的收益一定会让郑哥您满意。”

这才是陈文泽想表达的,他并不是炫耀自己的能力,而是希望让郑劳光看到泽方外贸这百分之十股份的价值!

“那我需要为你做什么?”

郑劳光是聪明人,陈文泽如此大手笔,又不需要自己提供帮助,可天下哪来免费的晚餐?

“保证没有人通过您这儿给我使绊子!”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