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谦想也不想的便朝着渡边阳一冲了过去,绝不能让这老小子将法术施完。

渡边阳一看到王谦冲过来的脚步,更是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

王谦往前冲的过程当中,黑暗当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两个忍者、

这两个忍者手中拿着忍者短刀,一左一右的划向王谦,月光把两柄短刀照的雪白。

只要王谦再往前冲一步,短刀就会将王谦的脖颈砍开。

王谦第一时间调整了向前冲的姿态,在地上急急地一个翻滚,躲开了这两人的短刀。

这时,渡边阳一已经将那些血液彻底的召唤完毕。

“归命!天腾!”

“显现!天蛇!”

“腾蛇!现!!”渡边阳一口中念诵道。

王谦眼看着那些血液逐渐的形成一条蛇的模样。

在这条蛇形成了一瞬间,王谦便已经明白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清纯可爱长发MM王玮瑛图片

“竟然是式神?!”王谦口中惊呼出声。

王谦看到过纯阳无极功对于式神的记载,那是四品的存在,如果准备的时间够久,阴阳师法力够高深,七品的式神都能召唤的出来。

渡边阳一听到王谦的话,略微有些诧异的说道:“没看出来,王大师真的和古道门有些关系,这正是十二式神当中的腾蛇,今天你能死在腾蛇的凶威之下,已经足以自傲了!”

渡边阳一知道自己召唤出腾蛇的等级足有四品,而他本身才是三品阴阳师,他不相信王谦比他的修为更高。

渡边阳一说完,他手中的手印,也正好捏完。

那些蝙蝠血液和蝙蝠干尸,彻底的凝结完毕,在一起形成一条足有水缸粗细,后背长有翅膀的狰狞蛇类。

这腾蛇巨口一张,一阵阵的腥风吹出,吹到草地上出现了一阵黑烟。

这恐怖的腾蛇被渡边阳一召唤出来之后,便朝着王谦扑过来,一股腥臭难闻的气息窜入到了王谦的鼻中。

而那些忍者也在朝着王谦扔着袖里剑。

一时之间,王谦陷入到了绝顶的危险当中。

王谦避过了第一波攻击。

没想到那只腾蛇却是朝着沈芙兰和杨敏的车子那里扑了过去,渡边阳一算准了王谦必须去救援。

王谦怒吼了一声,随后从自己的衣服口袋当中掏出了十几粒上面篆刻着符文的黑豆,现在也顾不得在别人面前展露道门手段。

何况这渡边阳一不是普通人。

王谦将这十几粒黑豆子拿出来之后,王谦第一时间把豆子扔到了车子那里。

“神笔挥动!”

“众神护佑!”

“保其安宁!”

“降魔伏邪!兵成”

十几个黑豆在王谦念过咒语之后,噗噗噗爆开,一阵黑烟过后,在原地出现了十多个身穿黑甲的黑甲铁士。

这些黑甲铁士紧紧的拱卫在杨敏和沈芙兰的车子之前,但是他们仅仅是阻挡住了腾蛇一秒钟而已。

腾蛇仅仅是一张口一道雾气喷出。

那些黑甲铁士尽数被腐蚀,然而就这一秒钟已经为王谦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

王谦跑回到了车子那里,最后伸手就是一张符贴在了车子上。

车子的表面顿时出现了无数道红色的细线,细线在闪耀着淡淡光芒,这正是王谦的一张防卫雷霆符。

在这符纸贴上去之后,车内的沈芙兰和杨敏只感觉到外界的一切似乎都不存在了,但是基于二人对王谦的信任,她们也并没有着急下车,反而是在车上等着王谦。

透过后视窗,她们可以看到外界黑暗当中不时有光芒和呼喝声传来。

黑暗之中她们的目力根本看不清任何东西。

杨敏有些紧张的问道:“芙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芙兰摇摇头,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不过她还是安慰道:“我们在这里等着王谦就好。”

“我们还是报警吧!”杨敏说到最后已经拿出了手机,然而却发现手机就连一个格的信号都没有。

看到这一幕,沈芙兰是没有丝毫的意外。

跟着王谦久了,她也知道王谦今后所要遇到的对手和她们所遇到的怪事,实在是太多。

而王谦在外边贴上那张符录之后,腾蛇的尾巴一扫抽在了车上,当腾蛇的尾巴接触到车上的红线之后,车上的红线之上陡然出现了阵阵的雷芒。

藤蛇被这些雷霆之力击的尾巴处出现了阵阵的白烟,这才不敢继续攻击车子。

而远处的渡边阳一看到这一幕,也是瞳孔微缩,他有想过王谦是一个有些本事应该和玄门有关系。

却没有想到王谦的一身道术,竟然不次于他。

看着王谦如此年轻的年纪,渡边阳一的心中都出现了嫉妒之心。

那个被渡边阳一召唤出的腾蛇式神感受到了渡边阳一的嫉妒之心,自身的气息更是强大。不停的扑击着王谦。

这条腾蛇要比王谦大上五六倍。

但是其速度却是奇快无比,如果不是王谦已经修炼到纯阳四重天,今天晚上就已经交代到了这里。

渡边阳一带来的那两个忍者袖里剑好像已经用完,再次隐没在了黑暗当中。

王谦却是知道他们在寻找着将自己击杀的机会,只要他露出一丝破绽,那两个忍者就会在他身上留下深深的创口。

王谦站在原地,脚尖一直在地面上随意的滑动着。

而那条腾蛇在扑击了十几下,没有扑到王谦之后,更是和王谦对峙了起来。

它也在寻找王谦身上的弱点,渡边阳一心力的维持着腾蛇。

渡边阳一体内的阴阳之力可以维持这腾蛇半个小时,每一秒渡边阳一身上的气息都在下降。

腾蛇的头略微的摆动着。

它身体盘成一团,背部的两个翅膀也在煽动着,一股腥膻的气息从那血色的肉翅上传来。

“王大师怎么不躲了?”渡边阳一看着王谦嘲讽道,试图分散王谦的注意力。

王谦听到渡边阳一的话反唇相讥:“我在想你这请式神之术,真的比华夏的道术差上太多,修炼了这么多年的式神,竟然连我的一根毫毛都没有伤到。”

王谦撇撇嘴说道。

渡边阳一听到了王谦的话顿时就是大怒,随后讥讽道:“你们华夏现在已经没有了正统的玄门,听说现在华夏只有一个太乙门还有些门道。”

“你!!!敢!!!”

Tagged